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鉴鬼实录 >正文

实录:“10块臭尿布,我休了老公”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为丛爵者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文|笑语

  每天后台倾诉都挺多的。

  这个我听完是巨无语。

  人名是胡诌的,别代入。

  薛慧一直觉得她的婚姻是个悲剧。

  这几天,女儿丫丫快要上幼儿园了,选了一所口碑不错的私立幼儿园,她去考察了几次,无论师资、硬件乃至饮食都相当不错。

  相应的,这学费也就比较高昂,一年要五万块。老公于小峰的事业起伏不定,基本没有收入,薛慧每个月也就六七千。加上家里还有房贷,所以这个学费对他们来说,有些压力。

  薛慧看着老公,等他表态,于小峰抓抓脑袋,说:要不让各家老人赞助点?

  薛慧说这怎么行。于是,她找了一份兼职,下班后去一家快餐店做收银,每月能增加两三千的收入。这样除去学费,还能宽裕些。

  这样,晚上照看丫丫的任务,就落在了于小峰的身上。

  丫丫虽然是个女孩子,可淘气劲丝毫不亚于同龄的小男孩,简直就是小恶魔再世。带了两天,于小峰就受不了了,拼命打电话要老婆回来,声明:我在家可不是看孩子的!

  薛慧正忙着应付一个麻烦的客人,于是没好气地对老公说:“那你来干活,我去看孩子!”

   

  于小峰立刻反对:“这丢人现眼的,我不干!”

   

  薛慧气得立马挂上了电话。

  有时,薛慧就在想,要是五年前那天,没有去参加那次同事聚会就好了。

  那是薛慧刚到新公司不久,同一批入职的新员工在人事经理的带领下,来了一次团建。

  薛慧本来不想去,一是正好公司有紧急报表需要加班做;二是她生性比较腼腆,不是很喜欢这种和不大熟悉的人打打闹闹的场合。但领导强烈建议她去,说这是公司文化的一部分,薛慧只得参加。

  那天大家吃烧烤,喝啤酒,都玩得很嗨。薛慧微笑着坐在一边,她还是融不进去。

  这时,旁边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递给她了一杯果汁,说注意她好久了,不爱喝酒,那就喝点果汁好了。

  薛慧很感激,同时也认识了这个男生,他就是于小峰。

  从此后,于小峰开始经常拿着五花八门的票据跑到财务部门,薛慧有次打趣,说怎么这么爱报销啊,是不是自己的都揽?

患上癫痫病十几年,请问用什么方法治疗这种病?

  于小峰挠挠头,我不是想多见见你嘛!

  薛慧脸红了,从此两人越走越近,很快就成了恋人。

  两人将要结婚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问题,因为同公司的不许恋爱,所以两人中间必须离职一个。于小峰很大方地说:“那就我走吧!女孩子换工作太勤了不好。”

  薛慧非常感动,所以,即使于小峰离职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成了失业青年,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甜蜜的蜜月后,薛慧回去上班,而于小峰并没有马上找工作,而是开始了整天睡懒觉玩游戏的日子。

  家里各种家用,都是薛慧一人承担,当然房贷除外,毕竟是于小峰婚前买的,他脸皮再厚,也没法让老婆再负担房贷,就都交给了父母。于是,他没有任何经济压力,老婆能自给自足,房贷有爹妈撑着,在家呆着很是舒坦。

  开始薛慧还是理解的,辛苦工作了很久了,加上结婚的事也累,想歇歇也是理所应当,再说之前找工作被拒绝了几次,估计也有点气馁。放松就放松好了。

  可这一放松,就是近半年。直到薛慧怀孕,她妈妈来家照顾女儿,发现女婿竟然一直没有工作,靠女儿养着,顿时大发雷霆——

  “你这是养了个什么东西!”妈妈指着主卧的门,瞪着女儿道。

  薛慧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

  于是,她开始天天劝老公赶紧工作。

  可于小峰在家里歇久了,也懒出了惯性。于是找工作各种挑剔:地方太远的不要,职位不顺心的不要,需要早起的不要,爱加班的也不要……

  结果找来找去,结果还是——在家呆着吧。

  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老公却一事无成,薛慧这次真着急了,有天晚上,她扳着指头给老公算:“孩子出来,都是各种要钱啊!生孩子医院费用、奶粉、尿不湿、衣服鞋袜、体检、早教……我的工资可撑不住啊!你赶紧找工作。”

  于小峰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不耐烦:“到时候再说,真不行,不还有我爸妈么?”

  薛慧目瞪口呆:“你只会向你爸妈要?”

  于小峰一脸理所应当:“爷爷奶奶养孙子不是该的么?”

  那一晚,薛慧一夜没睡,她开始后悔,怎么从前没看出于小峰这么无耻呢?

  一直到宝宝丫丫出生,于小峰的属性还是一点没变。每天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样子,不操心家用,也不费心带孩子。

  薛慧月子里就被丫丫弄得焦头烂额,婆婆倒是上门帮忙了,但里里外外一副当家作主的样子。

  有次,因为用尿不湿还是用尿布的问题,薛慧和婆婆大吵一架,薛慧说我的孩子,还是我做主。婆婆则急儿童患上癫痫以后,会不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呢?眼了,哦,我出钱出力的,还不能提点意见?

  薛慧一头雾水,什么钱,这孩子不都是她自个在掏腰包么?

  婆婆说,小峰说有了孩子压力大,要我一个月给他三千。养孩子就是我出的钱!

  薛慧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小峰在利用孩子,两头说谎!

  她直接把小峰拉了过来,当面对峙,小峰见瞒不住,干脆住了口。薛慧急,你这么大个人,不工作,向爸妈要钱就够说不过去了。哦,还打着我和女儿的旗号?你要不要脸!

  没想到婆婆倒是转移战火了,说小慧说话别这么难听。又哄儿子,以后缺钱直接和妈说就行了。

  薛慧看着抚摸着儿子头的婆婆,一身恶寒,遂抱着丫丫回了房间。

  从此,薛慧和小峰在家庭用度方面,分得更清。薛慧独自承担着家用和宝宝的费用,婆婆倒是会负责给宝宝报游泳课和早教课,无怨无悔地替儿子承担着他应有的责任。

   

  薛慧很是茫然,不知道这种生活应如何继续,她有时想狠心一刀两断,但看着可爱的丫丫,却又于心不忍了。

  于是,和许多貌合神离的夫妻一样,日子就这样凑合着一天天挨了过去。

  孩子渐渐大了起来,会说会笑,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有一天,夫妻俩带着丫丫去公园玩,来回乘坐出租。

  一路上,丫丫扶着车窗看着窗外,忽然转过头,清晰地说:“爸爸妈妈,为什么咱家没有车?”

  薛慧一下子哑言了,于小峰鼻子里哼了一声。

  关于车这个问题,也是家里很难解决的一件事。本来,男方出房装修家具,女方买车是这个城市的传统,薛慧家也的确备好了车资,准备女儿结婚时买了做陪嫁。

  可薛慧当时不顾父母反对嫁给了失业的于小峰,而且于家虽然有房,但是婚前的,有贷款也不肯加薛慧的名字,连给薛慧的三金礼钱,也想方设法扣了一万。

  当时薛家就恼了,让女儿分手,可薛慧就跟吃了迷魂药一样非嫁不可。薛家无奈,但也没给女儿任何陪嫁。

  为此,于小峰多次抱怨没车不方便,薛慧都在一旁默不作声。随着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车这个话题也越来越敏感,于小峰开始明里暗里指责岳父岳母的不对。

  然而这次,丫丫却忽然认真地提出了这个问题,薛慧不禁感叹,真是大了,已经有攀比心理了,如果车的问题再不解决,孩子日后会自卑的。

  回到家,薛慧想和于小峰谈谈,让他赶紧稳定工作,然后攒攒钱买车,哪怕十万左右的都行啊。

  可于小峰却冷着脸,说十万的车他看不上,至少三十万起步治疗癫痫药物有哪些?

  薛慧说,那我们要攒到什么时候?

  于小峰说,靠咱们本来就不行,让你爸妈出点儿。

  薛慧恼怒,为什么让我爸妈买?咱们孩子都有了,不能再啃老了,要自食其力!

  于小峰说,我爸妈不也一直给咱们付房贷么?凭什么你爸妈就一毛不拔?

  薛慧气急,加上女儿看着爸妈争吵,吓得哇哇大哭,于是抱着丫丫去卧室哄,不再提这件事。

  就这样,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多,日子仿若充满了火药味,不知那一天就爆炸了。

  其实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于小峰能自食其力。可偏偏于小峰不自知,加上他父母的溺爱,让于小峰处在越来越废的边缘。

  女儿丫丫上幼儿园这件事,彻底让家庭的矛盾爆发了。

  幼儿园费用不菲,于小峰又不肯努力,只想着找父母,薛慧不愿意,宁愿兼职打工也不愿啃老。可这兼职,于小峰也不支持,责备她不照顾孩子。

  薛慧终于怒了:“你钱不肯赚,孩子不肯照顾,你结婚的意义何在?你有个当爸的样儿么?你有责任心么?”

  老婆从未有过的怒火让于小峰吓了一跳,接着他也开始发怒了:“怎么了?少你吃了还是少你喝了?发什么疯!”

  “我都是吃自己的喝自己的!”

  “你有手有脚,自己养活自己是应该的。谁家老婆不工作不养活自己?”

  “你又不出钱又不出力。那我结婚干嘛!”

  “我怎么没出钱,房贷不是我出的?”

  “那是你爸妈出的!更何况这也不是我的房子!”

  “我爸妈出的和我出有什么区别!房子不是你的,你不也在住?”

  薛慧气得浑身发抖,于小峰这种胡搅蛮缠,转移话题的能力,她根本应付不了。不想理他了,只想去静静。可于小峰还不足,继续纠缠:“幼儿园的费用,你家就应该摊一些!”

  薛慧反而笑了:“哦,你啃你爸妈还不够,现在惦记起了我爸妈的了?”

  “这是应该的,什么叫惦记!”于小峰得寸进尺,“我爸妈帮了我们这么多,你爸妈也应该帮咱们。”

   

  “对不起,我做不到你这般厚颜无耻!”薛慧收拾东西,抱着丫丫回了娘家。

  薛慧一言不发地回来,妈很担心,拉着女儿问怎么了。

  于小峰惦记丈母娘家钱的事,薛慧实在说不出口。她只说,丫丫想姥姥姥爷了,回家看看。

温州哪治癫痫好

  树欲静而风不止。

  薛慧躲着于小峰,却没躲过婆婆。没多久,婆婆一个电话过来,把薛慧骂得狗血淋头——

  她责骂薛慧太作,不像个当媳妇的样子——回婆家不知道第一时间去厨房帮忙,公婆又不是你的保姆;老公工作有困难,没收入的时候,不知道给老公塞钱;我们出了房贷了,你负责家用有什么可委屈的,你缺钱为什么不找你爸妈,找我们小峰干什么?

  最后一丝对这个家里的情感,还有曾经对于小峰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薛慧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忽然开始歇斯底里地哭:“老妖婆,你凭什么骂我!你把你儿子养成废物来祸害我,还舔着脸来骂我,你凭什么!”

  哭声中,也道尽了她短短几年婚姻的悲哀,还有遇人不淑的悔恨。

  爸妈闻声而来,得知缘由,气得想直接上门理论。薛慧虽然崩溃,但脑子还清醒,她拦住,说没必要了,我要离婚!

  “你想好了?”虽然天天对女儿的婚姻不满,但真走到这一步,还真有点犹豫。

  “想好了。”薛慧点头,“及时止损吧。”

  婆婆本以为,她的出面,能狠狠震慑媳妇一下。却没想到,却彻底把儿子婚姻搅散了。

  她慌乱了,后悔了。她再溺爱儿子,心里却清楚,再遇到一个像薛慧这样,啥也不要,稀里糊涂就嫁的姑娘,可就太难了。

  她开始想办法,先是找到亲家,大道自己儿子的不易,还批评薛慧的不是,居然还想联合所有人一起说服儿媳。

  亲家母明确告诉她,你那废物儿子,也就你当个宝。薛慧从前糊涂,现在醒悟了,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还帮你去骂自己闺女?你脑残也该有个限度。

  一计不成,她又怂恿儿子去媳妇单位闹。于小峰还真跑到薛慧公司了,逢人便说薛慧不顾家,不是好老婆。而薛慧不慌不忙,把这几年的事情一清二楚告诉了众人,众人听罢,都在奇怪小慧,你怎么从垃圾堆里找老公啊!

  众人鄙视的眼神中,于小峰灰溜溜走了。

  于小峰和他妈各种办法都不行,孩子抚养权也抢不到,因为薛慧一直有稳定工作稳定收入,于小峰一直失业,理所当然判给母亲抚养。两人最终一拍而散。

  拿到离婚证那天,薛慧轻松了许多,是啊,她之前都是自给自足,自己养家养孩子,现在眼前没了这个妈宝男叨扰,她感觉幸福满满。

  是啊,她有工作,有孩子,万事足矣!如今很多的独立女性生活都非常精彩,谁又非结婚不可呢!

  与其勉强维持一个苦不堪言的婚姻,不如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END暖叔好文!必须点赞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