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地质力学 >正文

穷人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为丛爵者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日落西山,彩霞艳红。柔风轻轻的刮着。这月多么漂亮,弓着身子鸟瞰着大地,也端详的看着地上那个弓着身子的老汉,好像尽量给他些光明吧。

  “咳,咳,咳”一个老汉驼着背蹬着一个暗灰色的没有光泽的掉了漆皮的三轮车。路不是很好,低凹不平的,车轮子滚在地面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月夜里显得格外好听。

  “明儿准又是一个好晴天。”老汉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身后的羊说话:“你真不是个东西,每天吃那么多还不长肉,两天没把你卖出去了,老伴还等着抓药看病呢!你说说你,一个畜生竟然比人活得还好!”

  “咩咩”,瘦骨嶙峋的羊朝天叫唤两声,像是在回复老汉的话吧。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缓缓地小坡,老汉离很远就开始用力蹬三轮车,不敢放慢一步。可车子还没爬坡上,就要滑下去。“可不能滑下去呦!”老汉手疾眼快的下了车子撑着把手往坡上拉着说。那和羊一样瘦骨嶙峋的老汉身子躬的更低了。

  一步,一步,步履维艰。上了坡的老汉停下来,脱了上衣,露出一层松软的黑黝黝的老皮。老汉坐到树下,猛抽一口自己卷的烟。

  “这日子,以后恐怕连旱烟都没得抽了!”老汉自言自语地说罢,又蹬着破旧的三轮车消失在夜色里。

  星星漫天,路边的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老汉家里的鸡鸭都睡觉了。老汉的老伴披着外套站在门口张望着等老汉回来。饭已经凉透了。

  一阵狗吠声传来,老汉回来了。老汉把车子推到院里,带上门,把羊牵到自己睡觉的屋,又打了一把干草,缓缓地走到羊跟前说:“干草也没了,吃完了就休息吧,但愿明天能把你卖了···贩”

  老伴又把饭热了一遍。

  老汉洗把脸,坐到饭桌前对老伴说:“羊太瘦,价钱低,不好卖。就是卖了也不会有好价钱!”

  老伴吃着碗里早已经陀了的面条,津津有味。没有接老汉的话。

  老汉又说:“你的病也不能再拖了,明天我带你去镇上看看吧,卖了羊给你看病。”老汉已经打算明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云南昆明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羊卖掉!

  老伴的饭已经吃完,老汉还没有动筷。

  月光照进屋子,屋里很亮,老伴就把煤油灯吹灭了,毕竟可以省点煤油。

  老伴出去洗了碗,刷了锅,然后把泔水温热了一下,给羊喝。

  之后就径自坐到床上,躺下。

  老汉还抽着自己的烟,抽得很快,好像现在不使劲抽以后就抽不到了似的。

  “如果那两只羊还在,一定比这只要肥吧!”老汉自言自语。

  老汉有三只羊,前不久一只最大最肥的羊被偷了;另一只偷吃了邻居家的打了农药的菜死了。老汉不舍得扔掉,就褪了皮,留下一块上好的羊肉给老伴补补身体。其他的都分给邻居了。邻居平时没少帮老两口,谁家改善生活,总少不了给老汉端一碗,老汉去田里干活的时候,总有闲人来给老伴拉拉家常。老伴才不是很寂寞。

  老汉有一亩多地,种点粮食勉强够两人和鸡鸭吃。只是手里没有多余的钱,也不好开口借,毕竟早已没有还钱的能力。有时候就攒些鸡蛋鸭蛋的换点钱做家用,有时给老伴买药。

  “咳!咳!咳!”屋里传来老伴咳嗽的声音。

  老汉好像意识到什么,赶紧端碗水到屋里给老伴喝,然后给老伴掖好被子,自己又去院里坐会。

  老汉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前几年给别人做买卖树的生意,谁知道一次意外不幸被树给砸死了。老两口悲痛很久。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毕竟买卖树是私人做的,打官司你又没有本钱,只能作罢。

  没多久女儿出嫁了,有些彩礼给了老两口,但是由于老伴的病,慢慢的也花完了。女儿和她的丈夫去城里工地上打工,挣得不多,好在女儿也常有接济一下。老两口日子总不至于太坏。

  只是,好景不长。

  在一次施工时,一个重物从楼层高出坠下,当场砸死七个,女儿和女婿也在其中。这给老两口又一次沉重的打击,老伴的病更严重了。而工地上的老板怕承担非常重的责任,就带着钱逃跑了。最后政府支配了不是很多地抚恤金。由于女儿嫁出去了,所以得到的赔偿只是微乎其微。

  老伴从此变得沉默寡言了。老汉只能在夜里癫疯病是怎么引起的独自一个人哭泣。

  老汉心里也难受,可是天灾人祸,又岂是人能左右的了的。

  邻居三番两次的接济老两口,时间长了,老两口也不好意思再接受。老汉也尝试着出去捡破烂,但是经常被人骗,还没有挣到钱,就不干了。好在现在还能吃饱穿暖。

  夜,无声无息,悄然而至。

  次日,旭日东升,朝霞满天。

  老两口早早吃了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骑着那辆破旧的三轮车去镇上了。

  去镇上赶集的人真的很多。虽然路不好走,但车辆却不少。

  老汉躬着身子用力等着那辆破车,老伴和羊在车里。

  老汉不敢休息,也没有吸自己卷的旱烟,很长的路一会就到了,比昨天晚上回家还快。

  镇上人很多。老两口来并不是没有目的的,昨天去过了其他羊贩那里,但价钱不高。老汉对着老伴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卖掉这只羊,也省的以后再跟着我们受罪。”

  刚进入集市,老汉就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腆着圆圆肚子的羊贩,羊贩看到三轮车里的瘦羊,虽然不那么让人喜欢,但总有得赚还是好的。羊贩看着老汉,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老汉停罢车,问问羊贩价钱,勉强比昨天的高。老汉决定卖掉,老伴却在一旁叹气。羊贩一把抱起不是很重的羊,放进一个布袋里,扎紧口袋挂在带钩子的称上。老汉识得称,便上前瞅了一眼。

  “老爷子,您看,六十七斤半,看这羊瘦的,就给您算作六十八斤吧。”羊贩

  笑着对老汉说。

  老汉没有说话。老伴也没有说话。

  这是他们老两口最后的家当了吧。

  羊贩看着失落的老汉,没说什么太多的话。“老爷子,这钱您拿好,识识真假。我呢,算做好人吧,给您凑个整。”说着又从脏兮兮的衣兜里掏出早晨卖烧饼剩下的三毛钱给了老汉。

  老汉点了点钱,道了句谢。就推着三轮车带着老伴离开了。

  其实羊贩的秤砣做了手脚。所以,老汉又上当了。

  老汉带着老伴来到中药铺。老汉一直治疗睡眠性癫痫病好的方法以为中药既便宜又有效。

  抓了药后老汉带着老板来到水果铺子,老汉记不起有多久没给老伴买过水果吃了。今天,也许是高兴呢,也许是其他原因吧,竟然买了三个苹果。老伴默默看着,没有说话。

  这会镇上的人已经摩肩擦踵了,车子也不少。老汉推着三轮车走的急,一个不小心这辆破旧的三轮车蹭到了一个中年妇女的衣服。老汉没有察觉。

  老汉没走多远,那妇女便火急火燎的叫住老汉:“死老头子,蹭了人还想跑啊,你们两个老不死的急着去投胎啊!”

  老汉惊慌失措的站住听着这个妇女尽情的骂着,看着这妇女骂了一阵不再说话,老汉赶紧凑上去,一手抱着苹果,一手扶着车子弯腰鞠躬的给妇女赔不是。

  妇女看着老汉,很不满意的抱着怀,盯着老汉鞠躬。老汉也许有点累了,抬起头看着那妇女,那妇女觉得自己受到挑衅,一把把老汉推倒在地,老汉向后退去摔倒在地,苹果也散落了。一个滚到妇女脚下,一个滚到三轮车地下,另一个向街中心滚去。

  越来越多的围观者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的指指点点,有的骂骂咧咧,有的摇头叹气。还有些是在看戏。

  一个围观者看不下去了,愤怒的说:“他大姐,你就别在这样了,人家老人家也给你赔不是了,再说你也没有什么大事,老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你还至于这样吗?我看不如就算了吧,毕竟老人家赶个集不容易贩贩贩”大家都符合着。

  那妇女见这么多人不好收场,于是就不好意思地说:“这次就算了,以后走路注意点,睁大你的眼睛贩贩贩”妇女弯腰捡起地上那个红红的苹果并用越来越没底气的声音又说:“这就当给我的补偿吧。”说着就赶紧消失在人群中。

  老汉慢慢起来,然后跪倒在地上捡起三轮车下的苹果,站起身顾不得拍打身上的尘土就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另一个滚出去的苹果。老汉睁大眼睛,刚刚看到那个苹果,却被一辆刚刚过路的大篷车给压碎了。老汉赶紧跑过去,捧起地上的碎苹果,用枯皱的老手捏起一小块苹果粒放在嘴里,真甜。

  “老伴,你快尝尝,先吃这个碎的,好甜呢!”老汉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跑到老伴身旁。

  老伴接着碎的苹果,捡大块一岁宝宝癫痫需要吃药吗?的吃着,是挺甜的。

  这个时候,围观的人见没了什么看头,就扫兴的散了。

  老汉又蹬着破旧的三轮车,载着老伴回家了。

  一路上老两口都没有说话。或许是因为刚刚那个妇女让他们想起自己的女儿了吧。

  村里很静,狗吠声比平常少了很多。

  老汉用颤巍巍的手打开并不是很坚固的锁,猛然惊呆了。院里一片狼藉,往日里的鸡鸭都不见了踪影。家里应该招贼了吧,老汉把车推到院里,老伴下了车,没有任何表情,也没说什么。

  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呢。家里的羊已经卖了,有两床破旧的被褥,一点粮食,没有钱。只是丢了几只鸡鸭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以后吃不到了鸡蛋鸭蛋而已!”老汉安慰着老伴,也顺便安慰自己。

  两个人坐在院里,都沉默着。也许这时候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吧。更何况村里的狗也被人偷走了好几只。

  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几日,没什么大的涟漪。只是院里的叶子飘落好多。

  忽然有一天,天刚刚擦黑,就电闪雷鸣的,顷刻之间雨下得很大。老两口坐在堂屋里看着坠落的雨。这事,老汉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披了块破旧的雨布跑到院里,老汉想把鸡鸭赶到窝里去贩贩贩

  屋里也漏水,地面很是潮湿。好在床上并没有湿,还可以睡个温暖的觉。

  入夜,雷声与老汉的呼噜声相互掺杂着,很是动听。

  这个夜,老汉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到儿子回来了,女儿也回家探亲,一家人围着桌子吃了一顿很丰盛的饭,老伴笑的很开心很开心贩贩?

  次日,天放晴了。老汉吃罢饭,打扫了一下院子里的落叶后,坐在院里的那颗老槐树下,陷入深深的沉思。

  老伴也坐在堂屋门口,静看落叶飘零。老汉忽然站起来,若有所思地说:“我去镇上买包烟。”

  老伴依旧没有说话。

  到了镇上,老汉掏出身上仅有的一块钱来到一间店铺里,吧嗒着嘴,用恳求的语气问老板:“有老鼠药吗?拿两包!”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