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地质力学 >正文

哥 哥

时间2019-09-23 来源:为丛爵者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在我上第二年的冬天,结婚了,我的准嫂子比我还小一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当时离放寒假的没几天了,所以我没有请假回去参加哥哥的婚礼。

  哥哥比我大4岁,记忆中,哥哥带给我的安全感超越了,也许是父母为了养家糊口无暇顾及我的原因吧,不论干什么,哥哥都会带上我,有时候哥哥的死党说我是哥哥的拖油瓶,哥哥却总是憨厚的一笑,我知道,哥哥打心底里不觉得我是他的拖油瓶。

  为了我,哥哥了学业。父母带着我们刚来新疆没几年,经济状况一直没有好转,所以不得不放弃一个的上学机会,而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又那么严重,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成了那个没有选择的人。即便一早就知道结果,当时倔强的我连一句恳求父母的话都没有说,只是打着去给羊割草的借口跑到戈壁滩上大哭了一场,直到天黑,我背着能数清的几根草回家了,尽管表现的跟没事儿人一样,但还是被哥哥看出来了,哥哥安慰我说:“小妹,你别,等年底棉花赚钱了,你就去当插班生,就半学期没上,你聪明,我问别人把二年级的旧书书借来,哥教你。”对哥哥的话我似信非信,但从心底里我是的,我知道当时我们都还小,对于这样的境况是无能为力的,就这样,第二天骑着自行车拖着行李带着哥哥报道去了,看着爸爸和哥哥一大一小远去的身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委屈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掉进土里。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哥哥上四年级,虽说哥哥比我大四岁,年级却只比我高两级。周末的时候,哥哥抱着厚厚的一摞新书回家了,看着那一本本新书我兴奋的不得了,当时就癫痫病不治疗会有什么危害呢忘记了自己没上学的,飞快的跑进屋里,把早已准备好的旧挂历拿了出来,说:“哥,我给你包书吧。”也没管哥哥同意没同意,便拿上剪刀和胶水,端端正正的坐到桌子边上,开始包书,一本、两本、三本,差不多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哥哥所有的新书都包好了,看着那花花绿绿的挂历封皮,我觉得自己太有成就感了。闻着从书上发出来的墨香味儿,我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翻开一本书,虽然汉子还认的不是很多,但我知道我翻开的这本书是语文书,正当我准备继续往下翻的时候,“你能看懂吗,别把你哥的书撕坏了,赶紧去给鸡拔草,要不一会天黑了。”爸爸在一旁说着,我手一抖,还真是差点儿把书掉在了地上,连忙放下书,背着背篓伤心的出门了。

  接下来的无数个周末,哥哥也没把二年级的旧书给我借回来,就这样,一年过去了,父母始终没有提我上学的事情,时间长了,我也就死心了。可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成了那个儿,当然还是因为哥哥,尽管不怎么光彩,但我还是非常感激哥哥当时不是一个用功读书的学生。

  哥哥的升级考试了,那就只有留级,爸爸去找小学主任说好话,能让哥哥跟班走,毕竟哥哥年龄越来越大。无意中那个小学主任问了爸爸家里是不是就这一个孩子,爸爸说还有一个,比他小4岁,小学主任疑惑的看了爸爸一眼,很快爸爸就道出了我没有上学的原因,“现在有几个家里富裕的,就算是再困难也得让孩子上学啊,现在学校不是可以欠账吗,这样吧,让你的女儿也来上学,我就同意他跟班走。”爸爸还是有些顾虑,但为了哥哥,和商量之后,决定让我上学,当时我那个激动啊,恨石家庄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不得把那位小学主任当成自己的亲妈,说实话,我是真的很感激她,所以我没有辜负对希望,一直以来,我的成绩都很好,因为我深知自己这个上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就这样,家里的日子虽说过的紧紧巴巴,但我一直到初中都没有辍学。

  对于中考,我信心满满,就在我满心欢喜的计划着去哪所高中的时候,家中再次陷入了经济危。2007年的秋天,我家一直雇不上人拾棉花,也就意味着拿不上棉花返还款。当时一公斤棉花可以返还2毛钱,如果单靠父母每天拾的斤数,别说我和哥哥的学费,就连家里的都有困难。那段时间真的是度日如年,我不想放弃学业,可面对家中的情况,想想哥哥还有一年就技校毕业了,如果我考上高中那也是白考。也许是私心,也许是对上学的渴望,我偷偷的给哥哥打一个电话,告诉他家里现在的情况,哥哥当时什么也没说,就叫我别想那么多,好好学习,争取考上重点高中。哥哥的话并没有让我的顾虑有所减少,因为他决定不了我的。

  果真不出我所料,年底不但没赚钱还欠了一屁股债,没等爸妈开口,我就给他们说了自己想放弃上学的想法,爸妈没过多的劝解,只是淡淡地说:“你自己事情自己决定吧。”我又怎么会不知道父母的想法,只是不想让他们觉得为难。寒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打算和认识的几个同学出去打工,因为别无选择,也想帮助父母顺利的让哥哥完成学业。就在走的前一天,哥哥却出人预料的失踪了,原本以为找同学玩去了,可一天过去了都没有回来,这会儿我到了不对劲儿,急忙跑去哥哥的房间,枕头底下,一张作文本的背面,简简单单几句话,我连忙拿给父母,爸爸看完之后黑龙江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原本黑瘦的脸就更加难看了,第二天我没有按计划去打工,因为爸爸说家里总得有一个上学吧,你哥走了你还继续读书吧。爸爸的话说的是那样勉强,但我还是留了下来。

  就算是为了哥哥,我也要好好学习。在接下来的半学期里,我更加勤奋,最终没有让自己,考上了那所我梦寐以求的重点高中。记得哥哥在信上说自己和同学去了很远的地方,我想很难再和哥哥见面了,还是安心的读书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下午,天气十分炎热,老师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课,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立马在我脑海里出现“哥哥”这两个字,想想不可能,也许是幻觉吧,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接下来的门敲响了,老师闻声出去,只见老师着点了点头,便走到我跟前告诉我家里人找,我心中一紧,是哥哥没错,我轻轻的走出教室,快半年没见到哥哥了,哥哥看上去瘦了,一副墨镜没有摘下来,看起来还挺帅的,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哥哥看着我说:“小妹,没想到吧,说着一大包子吃的各种零食递了过来,你先回去上课,下午放学我在校门口等你,哥带你吃好吃的。”回到教室,我哪有心思听课啊。下课铃声一响,我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学校门口,只见哥哥和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在路边站着,大概是他的同事吧,我猜想着。哥哥带我大吃了一顿,临走又给我留了500元生活费,原本想问他在哪上班的,结果光顾着吃了,哥哥和他的同事走了我才想起来,大声叫着哥哥,哥哥停下来看着我,仿佛他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说:“哥会经常来看你的,我就在离这很近的地方干活。”说完嘱咐我好好学习便走了。

  就这样,过上一个月陕西治儿童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哥哥就会买上好吃的来看我,同样也会给我留生活费,他知道高中的学习很累,每次都会嘱咐我吃好,看来哥哥干活的地方真的离我学校不远,我心有说不出的高兴,再也不会每个月盼着爸爸给我打那300元生活费,而且爸爸还总是忘记时间。现在哥哥不但每月准时把生活费给我送来,而且还很宽裕,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因此,我一直把学业放在首位。

  高考结束后,我按照爸爸的意思我的第一志愿填报的是疆内的一所警官学校,其实以我的成绩疆内的本科是不成问题的,但我还得靠爸爸才能完成学业不是吗,所以,我在填志愿的时候没有像别的同学那般纠结。

  就这样,2007年的9月,我拿着兵团警校的通知书,心中没有一点激动的走进了大学。

  哥哥的工作也已步入正轨,他每年赚的钱比父母的还要多,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哥哥具体在干什么工作,我不得而知,后来说你哥没上学后,和我们连队上的一个小伙子学开装载机,一年多的辛苦磨练现在不但出师了还带徒弟呢。妈妈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我心里却不是滋味儿,要不是我当时那一个自私的电话,也许哥哥现在就不会那么辛苦,整天面对茫茫戈壁,那种与岂是常人所能忍受的,而如今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基层,虽说在基层,但工作相对还是比较轻松地,想为哥哥做点儿什么,每次电话那边总是哥哥的关心,问我缺不缺钱,没钱就给他说,听着哥哥的这些话,我觉得自己很惭愧,现在我都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在哥哥眼中好像还是没有长大。

  兵团第七师128团园林一队 张丹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人生只若如初见
  • 下一篇:忆往事思母亲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